云森文学>竞技小说>凤凰木 > 凤凰木
    凤凰木

    「早安,世界。」或许出生之际,我是满怀期待地想着,幻想将步入的是洋溢着快乐和善意的世界,那时,他还能依偎在母亲的怀里,那个时刻,他还能对这个世界说出早安。

    「哔——哔——哔——」那个节奏,无规则而散乱,当时的我尚未明白其意义。如今我才知晓,那便是母亲留给这个世界的最後声音。

    「孕妇失血过多,逐渐虚弱,进行急救,通知家属命危。」一个白衣人大声地叫着,我顿时失去了温暖的怀抱,看着我最亲密的陌生人被慌忙地带了出去。

    那是我最後一次见到我母亲,但说实话那并不是很重要,毕竟我也想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「孩子,你也够可怜,我那弟弟Si得突然,弟媳还被你带走了,剩我一个老家伙能照顾你,真不知道你是从哪里来的灾星啊。」那是张陌生的脸孔在对着我说话,讲真的我也不清楚他到底在说些什麽,只知道他身上有种被称为酒JiNg的气味,那味道真不讨喜。

    「你也别眼巴巴地看着我,再怎麽说我也不是你父母,其实我大可把你送进孤儿院,我赌博钱都不够了,更何况养你这灾星,以後你就吃我吃剩的下酒菜过活算了。」也许不讨喜的不只是酒JiNg,还有他。

    一晃眼过去了十六年,对我来说,这段时间并不算漫长,毕竟我的每天都是那般千篇一律,每天不变的酒气,不变的咒骂,不变的忍辱负重,不变的讨债撞门声,唯一在变的,是叔叔的债务还有日渐糟糕的脾气,他始终无法放弃赌博,希望能借笔钱一夜翻身,结果不意外的越陷越深。

    「滚开!Ai谁养你谁养,以为我是做慈善的吗?滚开!」又是一个夜晚,浓浓的酒味配着令人恶心的话语,这就是他给我的下酒菜,这算他难得的没有失信吧。

    「我一个做叔叔的到底有什麽义务养你这灾星,你爸妈Si得草率又有我甚麽责任?」他又在一个夜晚发着酒疯,端上了一盘盘辛辣的配菜,但刺痛的不只是我的味蕾。